黄佳宝

【恋与漫威】小段子之有个叫葛军的坏人要谋害我QAQ

Tony Stark

         “Tony,有个人要谋害我!”

         “Who?”他眼睛一眯,似乎很不好惹的样子。

         “葛军!”

         他的卡姿兰眼睛里难得显出一丝迷茫,示意我继续说下去。

         “他是恶魔!……好啦,其实是一个高考出卷的,听说他出的数学试卷,平均分从来没高于80分以上!满分150呢。听说我高考那年他出卷子,完蛋了完蛋了……”

          “没事,用钱砸死他,给他经费让他环游世界去,转个十年八年的。”

         (金主爸爸就是有钱)

 

奇异博士

          “博士,有个坏人要谋害我!”

         他抱臂,想看看你又想耍什么把戏。

          ……

         “没事,我刚刚帮你看了一下,你高考那年他出江苏卷,平均分56.72,祝他们好运。”

(你:你怎么不帮我看看我几分怨念/怨念)

 

小蜘蛛

        “Peter,有个坏人要谋害我!”

         ……

         他满脸微笑地摸了摸你的头,“没事,我现在帮你补习,我们一起跳级参加考试好了!”

        (你是学霸你厉害)

【虫你】又,看见了星星吗

你们的好邻居小蜘蛛又出来帮助人民了!(是不是有点不通顺,没关系),Peter兴奋地想。但他站在一座摩天大楼的楼顶东张西望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一个为非作歹的坏人。

 

Come on,皇后区里的坏人都去哪里了?都去买三明治了吗?Peter闷闷地想,一个翻身躺在顶层的边缘,天已经黑了,Peter看着眼前漆黑的夜空,默默叹气,已经多久没看到星星了啊。

 

要回去了,不然梅姨又要担心了。

 

他爬起身,掸掸土,决定打道回府。

 

又是一个只扶了老奶奶过马路的日子。已经96天了,距离上一次帮stark先生干活,他不是讨厌帮助这些平凡的人们,但总是在期待的吧,拯救地球什么的。

 

还真是,让人打不起精神呢。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个女孩的尖叫,好像是在求救。

 

Peter挑挑眉,英雄救美这种事,他还是很愿意做的。

 

三两下感到呼声传来的地方,一个阴暗的小巷子。

 

他一下子就看到了歹徒,那两个用肮脏的手在一个黑发女孩身上摸来摸去的黑人混球。

 

那个女孩皮肤很白,不,他不是故意要看的,因为那两个混球的撕扯,大片雪白的肌肤已经透了出来。

 

他顿时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立即一伸手用蛛丝把他们的手捆住,混球们立马动弹不得了,气愤地想回头看是谁坏了他们好事,只看见一个飞腿扫来,他们应声倒地。

 

“哦,其实刚刚的踢腿还可以更漂亮一点。”Peter喃喃道。

 

他的目光转向那个因害怕过度而开始哭泣的女孩,三两步走过去,天哪,这个时候应该干什么,物理老师可没在教向心力的时候顺便教了在女孩子哭的时候应该干什么。不过,总不能放任不管吧。

 

他想了想,还是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不要哭了,我不是来救你了吗。”

 

谁知他话已出口,女孩却起身,把头埋到他胸膛,哭的更厉害了。

 

女孩好闻的洗发水味道窜进他的呼吸,他不知所措悬在半空的手也终于放到她背上,慢慢拍着,像在抚摸一只小猫的背。

 

“Don’t worry.坏人们已经被我打昏了,你安全了。”他都要被自己的语气吓到了,怎么这么温柔,像是在哄小孩子。

 

过了许久,女孩的啜泣终于停止,她离开他的怀抱,抬头看着他。

 

Peter只觉得自己的怀抱一下子空了,不知道怎么突然有点失落,怎么不再多哭一会呢,他还,他还没抱够呢。

 

天哪,我怎么开始耍流氓了。他似乎感觉到自己隔着面具不能接触空气的脸慢慢烫起来。

 

他低头,女孩的眼睛因为刚刚哭过还有点红,但那双黑色的眼睛是他见过最好看的,亮亮的,像,夜空中的星星。

 

终于,又看到星星了吗?

 

她小声地开口:“谢谢你超人先生,要不是你,我可能就要被……”

 

她头一低,肩膀好像又要开始抖动。

 

他拼命抑制住揽她入怀的念头,却有点想笑,超人,有他这么帅的超人吗。

 

用手托起他的下巴,擦掉她的眼泪:“别哭了,我可没欺负你,还有,我是蜘蛛侠啦。”

 

“对不起对不起,蜘蛛侠先生,不过,你刚刚好帅的。”

 

他爽朗地笑笑。

 

然后空气就,安静了。

 

他在踌躇要不要跟她说他想送她回家,要不就随便找个“女孩子晚上一个人回家不安全”的理由好了,但万一被拒绝了呢?思索了半天,终于还是鼓起了勇气,谁知在他出声的一瞬间,女孩也出声了。

 

“我能…送你回家吗?”

 

“你能…送我回家吗?”

 

他们又都笑了,但Peter看了看女孩,脸又红了。

 

“你先等一下,我去给你找件衣服。”抛下一句话,他就消失在夜幕中了。

 

几分钟后他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件t恤,递给她。

 

她一下套好,像原本裙子外罩的另一件裙子。

 

他看着自己的T恤套在她身上,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挺好的,同时听见战衣系统的声音:“体温升高,脉搏加快,你爱上她了。”

 

爱上了……吗?唉,他怎么第一次觉得这衣服这么热呢?

 

然后他做了这辈子最胆大的一件事,冲过去,抱起她,又一次消失在夜幕里。

 

然而在空中驰骋的时候,他才想起来问怀里的人:“那个,你家在哪儿啊?”

 

Peter发誓,他从没想过能再一次遇见她。

 

但此时讲堂上那个漂亮的中国女孩不是她是谁?

 

他拼命抑制住约她吃个午饭的冲动,淡定,你现在不是蜘蛛侠,她不认识你,人家说不定都懒得鸟你。

 

但实验课分组的时候,他还是走向了她,“你愿意跟我一个组吗?”

 

就在你们俩脑袋挨着脑袋观察实验现象的时候,她突然说:“蜘蛛侠先生,你昨天救了我,我以身相许可以吗?”

 

他忙着吃惊,竟忘记了否认。

 

如果你放学过后晚点走的话,也许在某条回家路上,能看见一个长相英俊的男孩牵着一个黑色长发的女生,一脸害羞。

 

“不过,你怎么知道是我呢?”

“你的小奶音太可爱了吧,下次记得用变声器。还有,你身上洗衣粉的味道很好闻哦。”

女孩偏头,没看见男孩更红了一点的脸。

 


论有一个像猫一样的同桌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这是初三时候写的一篇周记,现在看看真好玩,于是po出来,图个开心。


       上几个星期,我换了个新同桌,此人姓陈,名衍竹,个性脾气难以捉摸,实为古怪,细细揣测,其属性应为猫,特此作文一篇。


       传闻猫是喜欢各种各样的奇怪的小东西的,比如毛线,铃铛……那么这一只,也一样。如果说哆啦A梦有只百宝箱,那么她拥有的几个大箱子加起来,绝对可以秒杀哆啦A梦。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小东西会出现在她的书包,铅笔盒,收纳盒,抽屉里。就像阿甘不知道他的下一颗巧克力是什么味道,你也一定猜不到陈衍竹下一秒会从盒子里拿出些什么。是八九个颜色花纹都近乎一样的胶带?还是五六本一个系列的本子?还是一盒花纹不同的印章套组?抑或者金黄色的一套书签?她在收集一些一套套的细小的东西上有一种别人无法想象的决心和执行力。看着她只有三四支笔的铅笔盒,你会觉得不过如此吧,但如果你翻开她的课桌板,你就会发现那里还有一个笔筒,里面密密麻麻地插着用同样的小袋子包着的颜色不同,款式不同的黑笔,排列的密集但又诡异的整齐。我曾经粗略的数了数,大概有三四十支,天啊,这足够她用到下辈子了吧,我问她干嘛买这么多呢,她的回答很简洁:“好看啊。”


         传闻猫们是很注重他们的生活品质的,那么这一只,简直可以说是猫中的典范。只一点从她那个永远摆在桌子左上角的马克杯你就可以看出来了。她还有一个保温杯,但她从来不用它来喝水,它唯一的用处只是用来灌上满满的热水,这样她就可以在别人下课争先恐后地跑去走廊尽头灌水时,安静而又不失张扬地一边翘个二郎腿,一边缓慢地拧开保温杯的盖子,不紧不慢地倒在马克杯里,再从她的巨大盒子家族中的某一个里取出一包咖啡,慢条斯理地,轻轻地撕开袋子,微微倾斜,看着里面的粉末一点一点地向杯中倾倒。如果只看她的神情,我一定会以为,她是在完成一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但她,只是在泡一杯咖啡而已。她的动作还没完,她又像变魔术一样取出一个小勺子,缓缓地搅起来,眼神望向教室门口,眉宇中透露出放松和一种对人生已经看透的平淡。只是这个地点太不符合她此刻的动作了,教室里人声鼎沸,不断传来话痨们的聊天声和魔性的笑声。我喜欢在课间看她这样像老巫婆熬魔药一般慢慢地泡一杯咖啡,因为那会让我感觉我此时不是在中国的某个为了应试而不断刷卷子的教室,而是巴黎某畔的咖啡馆,她也不是那个会因数学考砸而哇哇乱叫的一名普通的初三女学生,而是一位十八世纪的欧洲贵妇。


          当然了,因为她如此悠闲的动作,她永远只能在短短的课间十分钟内把咖啡泡完而已。但她从来不着急,因为上课有大把时光用来让她细细品尝那被她精心搅拌过的咖啡。在语文课,数学课,社会课,科学课,不管哪门课上,在其他同学正埋头抄笔记,恨不得把整个人钻到书里去时,在老师们一边群情激奋地讲,一边潇洒地在黑板上板书时,她永远是最淡定的一个。脑袋微微侧着,左手搭着右手肘,右手小指微翘,轻举着马克杯,整个人靠在椅背上,眼睛略微眯起,头小抬一抬,小咂一口,又把杯子重新像刚才那样拎着,整个人说不出的慵懒,仿佛在喝下午茶一般,像极了一只刚饱餐完正微眯着眼回味的猫。


        但关键是这是在上课时候啊,别的同学喝口水都得弯下身子小抿一口,偷偷摸摸地跟做贼似的,她却一点没有“这是在上课,我不能这么张扬地喝咖啡”的意思,一举一动像古时候老爷看戏时喝茶的模样不说,每个动作都光明正大的仿佛自己是透明的一般,既有种“众人皆睡我独醒”的得意,又有种诸葛亮在空城上弹琴的淡然。这猫啊,只怕是要成精了。


        传闻猫都爱吃东西,那么用“吃货”这个词形容我旁边的这只猫,可谓再形象不过了。她一天到晚可谓是“咖啡不离手,零食不离口”。什么面包啦,蛋糕啦,饼干啦,糖啦,她的盒子里都十分充足。就像打仗需要弹药,她上学,是绝对离不开零食的。她的嘴巴总是鼓鼓囊囊的,有时候因为嚼了东西,她说话就听不太清,于是她干脆也往我嘴巴里塞进吃的,两个人一起大嚼特嚼,都不想再说话了。


        作为一只爱分享的喵星人,她从不会吝啬她的美食们。但她在上课时候从来只“独乐乐”,只有在下课时候才“众乐乐”,把附近一圈的大馋虫们的需求都满足,然后继续享受她美好的充满食物气息的校园生活。


        听说猫大部分都很懒,那么也许我旁边这只猫每天散发出的“懒气”,也是能理解的了。记得有一天,她从早到晚一共对我说了五次,“我不想写作业了,累!”我一开始还会耐心地劝说她要好好学习如何如何的,后来就直接对她说,“你有本事就别写!”她就只好怨声载道地叹一口气,用一种猫特有的幽怨的眼神瞪我一会,然后像别人欠了她五百万一样,眉毛皱成一团,无可奈何地拿起笔开始写,还不忘补充一句,“我懒嘛,这作业有什么好写的!”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啧啧,这猫还真是懒得有个性。

         如果一般的猫只是一般的粘人,那我旁边这只,一定是只特种猫。你见过人写作业写着写着靠到你身上的吗?这还不止,她还吧唧吧唧嘴,一幅很舒服的样子,还喃喃道:“这人肉靠枕真舒服。”但好人不和猫斗,大部分情况下,我还是秉承着人的大度的情怀,不和这猫一般见识。导致的结果是,我现在已经习惯写作业时有个重物压在我的右肩膀了。

         虽然这只猫东西又多又杂,还光明正大地在上课时候吃东西喝咖啡,还时常炸毛要我哄,但不可否认,这还是一只很软萌的好猫。

 


蔡徐坤bg:我只是个小记者啊啊啊(十一)

我好久没回来啦。因为是初三的关系,之前消失了一会,但现在我已经报送啦,所以又回来啦,大家最近有没有很开心呢,敬请期待后面的文文吧


十一

      我拎着两大袋零食到火锅店的时候,拍摄刚刚结束。

 

     其实我觉得这才是导演的真正目的,把去火锅店这个行程放到节目里去,从而掩盖平常那清淡的不得了的伙食。

 

    “好,大家开始吃吧!”总导演一声令下,摄像大哥们也纷纷把机器放下,一大批工作人员涌入战场,大快朵颐起来。

 

    我东张张西望望也没看见Justin,手机嗡嗡地震动了两下。

 

    “八点钟方向,有一个帅哥正在向你招手。”

 

     我抬眼,果然有一只傻傻的小贾子在向我招手。

 

     我走过去,一把把袋子甩到旁边的地上,先把手里的勒痕亮给小贾子看,“你看啊,为了给你买吃的,我手都勒红了,我下次要喝星巴克的超大杯焦玛!”

 

      “好好好,买买买。”然后他拿起其中一袋,一看,发现都是他喜欢吃的,大叫一声:“哇,夏夏我爱死你了。”紧紧地把袋子抱在了怀里。

 

      我这才发现这桌的其他人都用一种鄙视的眼神看着他。

 

      我扫了他们一眼,大概认了出来,白头发的是钱正昊,然后大概还有范丞丞,王子异,朱正廷这几个,当然,还有坤坤。

 

      我心说至于吗,坐到Justin旁边。我也要采访他们几个,应该不会不认识的吧。这么想着,但是还是打了个招呼:“你们好,我是夏夏。”

 

       小贾子已经开始疯狂地扫荡了,听见我打招呼,拉了我一下,含糊不清地说:“不用理他们,吃吧吃吧。”

 

       我感觉他们鄙视的眼光更甚了,略微坐了坐直,尽量忽略眼神,开始小口小口地吃起来。

 

       我其实还算个挺会吃的人了,一般如果只有我和小贾子出去吃的话,我们的战斗力是差不多的。但我今天在来的路上特意提醒自己,今天这顿可不是普通的饭,这是你第一次和男神一起吃饭,形象啊形象。

 

        因为拎了两大袋子走了很多路,这个时候我已经又累又饿,为了爱情,我还是拼命地用理智战胜欲望。

 

       小贾子吃着吃着,不知道为什么停了下来,看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我被他盯得发毛,停下小口小口喂饭的动作,转头看他。

 

       “你怎么了,吃这么少,不对啊。”他的声音其实不大,在我看来却像炸雷一样,我很害怕他会听见,我尤其想维持住这个脆弱的淑女形象。

 

       我几乎是用一种乞求的眼神看着小贾子。

 

        他愣了一下,默默地低下了头,几乎像耳语一样的声音:“唉,随便你吧。”

 

        我仍旧小口小口的吃着,吃的差不多了,拿出手机,本来想玩一会,又缓缓放下了,塞回了口袋。

 

         转头看看旁边,小贾子不知道去了哪里,坤坤也不见了。

 

        我环视一圈,发现其他少年都还吃的正嗨。眼神扫到一个很可爱的白头发男孩子,钱正昊,我对他有印象,唱歌贼好的。

 

        我叫了他一下。

 

       他抬头,似乎有些意外我会叫他,“夏姐,怎么了?”

 

        我努力装出一副“我为你们好”的样子,从地上拎起那岭一带吃的递给他:“这是我给你们买的零食。”

 

       “真的啊!”他愣了愣,很高兴的接过。

 

       果然小孩就是好骗啊,什么都明明白白写在脸上。

 

      他又仿佛突然间想起什么一样,又问:“为什么要给我们买啊,你不是Justin哥的女朋友吗?”

 

       这回换成我楞了一下,又暗骂Justin怎么尽把这事往外说。

 

       “我看见你们一个个最近都瘦的厉害,所以……还有Justin的我刚刚不是给他了吗。”看他似乎明白了的表情,我松了口气,“但你只能带回寝室吃,尽量不要让别人知道,还有,别说是我带的。”

 

       他懵懂地点了点头。

 

       哎呀,还好这个可爱的小弟弟是坤坤的室友,不然我自己送要麻烦多少啊。但是下次再也不骗他了,这么可爱的弟弟,莫名有种罪恶感是怎么回事。

 




蔡徐坤bg:我只是个小记者啊啊啊(蔡徐坤番外 下)

     总之,让大家久等了,所以这次多更一点,马上要发一篇钱正昊的短篇,请大家多多支持!

     我不会弃坑的,只要你们多喜欢多推荐就好,毕竟没有动力写文时真的好想放弃啊啊啊


蔡徐坤番外(下)

          我站上舞台,这是第一次小组考核。说不紧张都是假的,我不能让那么多喜欢我的人失望。

 

          当然,我也有私心,我想让她看见舞台上那个我。那个我最满意的,光彩炫目的我。

 

          光暗了下来,在开场的前几秒,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在台下寻找她,费了好大劲儿,终于看到了。

 

          那是一个很偏僻的小角落,她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小心地向舞台上张望。

 

          我收回眼神,露出一个微笑,表演,开始了。

 

          在我特别用力地做动作的时候,我仍然没有忘记用余光向她的那个方向瞟去。她看上去特别淡定,淡定的不正常,至少和台下那些疯狂的粉丝相比。

 

          我看见她拿出手机,向舞台上拍了一张照片,然后转身,离开了。

 

          我骂了自己一下,你看看你,表现的是什么玩意儿,你看她都走了。

 

         我突然觉得台下那么多我的灯牌一下都黯然失色了。

 

          下台,知道结果后匆匆跑到采访间,一下子就发觉她的表情不对了。眼圈有点红。

 

         我很想问问她怎么了,她却马上开始了采访,带着那副一看就不在状态的样子。

 

          我的心不可抑制的疼起来。随便答完采访,刚想跟她出去,问一下她怎么了,哪怕只是简单的安慰一下也好啊,但我那个时候被子异拉住,说了一下排练的事,再追出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人影了。

 

          我很担心她,她那个精神状态一看就不对,肯定是有什么特别伤心的事。

 

           我突然想到她跟我们住在同一栋大楼,她上次聊天时不经意间提到过,却被我记在了心里。

 

          好像是,四楼吧。我飞一般跑回寝室,安静地等着。

 

          过了差不多半小时的样子,我听到了她的声音,声音很轻快,好像已经不难过了,还来不及高兴,就有一个挺耳熟的男生声音响起,两个人说说笑笑的走到一个房间的门口。

 

         我愣愣的站在那里,感觉世界仿佛是假的,因为我看见那个熟悉声音的主人,是我的好兄弟:Justin。

 

         仿佛一片碎片拼上,之前好多东西都被一根无形的线穿了起来。

 

          我想起曾经有一次采访的间隙,看到她在和Justin聊天,笑得很开心,毫不收敛的那种开心,跟在我面前完全不同。她在我面前总是很紧绷,好像很紧张,那是我难得看到笑得那么自然的她。我没再往下看,可能只是随便聊几句吧,反正她生性活泼,爱跟别人聊天,很正常的。

 

       我好像刻意忽略了心里的某个声音,缓缓地,轻轻地说:那她为什么不找你呢?

 

       我落荒而逃。

 

       还有一个晴朗的,暖洋洋的中午,我慢悠悠的走在食堂的走廊上。

 

       我稍微多练了一会儿舞,去的有点晚,走廊上很安静,几乎没什么人。

 

       我遥遥地看见了她的背影。

 

       好像自从喜欢上一个人,就拥有了一种特异功能,哪怕隔得很远很远,也能认出她的背影。

 

        她却往前跑了两步,拍了拍前面那个人的肩膀,用俏皮的声音说:“小贾子,你也这么晚来吃饭啊。”

 

        记忆啊,你们总是出来的那么不是时候。

 

       我看着眼前的他们,突然觉得腿很无力,连落荒而逃都做不到。

 

       Justin已经看到我了,我只能尴尬地出声:“你们,这么晚在干什么?”

 

       我竟然问出了一种捉奸在床的感觉,自己都觉得好笑。

 

         然后,我看见Justin搂住夏夏,一脸灿烂的笑容:“哥,你既然看见了,我就不瞒你了,这是我的女朋友,夏夏。”然后转头看她,眼神宠溺。

 

        我有种被雷劈的感觉,随便扯了几句没用的,看着他们走进房间。

 

        过了很久,很久,我木然的转身。你还在等什么?他今天晚上,是不会从那个房间里出来了。

 

        我回到房间,漆黑一片,大家都睡了。他们已经习惯了每天我练习得很晚回寝室。我连衣服也没脱,直接爬上床,翻来覆去睡不着,半个小时后,我终于意识到一个明显的事实:今天晚上我估计睡不着了。

 

         认真琢磨了一下我能干什么,然后掏出那叠“黑心小姐”给我写的信,打开小灯。

 

        我喜欢这么叫她,因为每次她的信封上都会画一个小小的黑色的爱心。然后又认认真真看了一遍。真的很认真,因为我足足看了两个小时,认真到我差不多已经忘记了自己喜欢的女生已经是别人的女朋友了这个悲伤的事实。

 

        我看完以后,竟然鬼使神差起了一个念头,我想给她回信。

 

       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也许是因为她写信的语调越来越随意,想只是在给一个朋友写信,而不是一个偶像,那种亲切的语气让我十分舒服。

 

         也许是因为她总跟我描述一些生活的小片段,笔调却诙谐幽默,让我也突然有一种想找她倾诉一下的冲动。

 

         不管如何,我动笔写起来,唰唰唰,唰唰唰。

 

         写的很过瘾,最后写地址的时候,在收信人地方,调皮地写了个“黑心小姐”。

 

         大概,我已经把她当朋友了。可是,找谁寄信呢?

 

        我没来得及思考这个问题,眼皮终于重重地耷拉下来,我沉沉地睡了过去。

 

 

 


蔡徐坤bg:我只是个小记者啊啊啊(番外:我是蔡徐坤)

又是我的啰里啰嗦时间:大家好久不见啊!开学第一周,有没有好好过?沉浸在科学(物理+化学)炸了的悲伤中无法自拔……

但我当然不会忘记更文了!更不会忘记你们,明天还有更新哦,敬请期待。

另外最近开始写以坤坤为视角的番外,不然主线剧情发展太慢。我的同学也给我提这个意见,我会尽量加快故事发展速度的!

还有想看Justin和女主的可能要失望了。我想了想,与其把他写成苦情男二,不如好好当助攻,之后会有他的番外的,会给他一个好结局的!

蔡徐坤番外

           我叫蔡徐坤。我知道,我正被很多人喜欢着。在张pd说第一名有一千多万票的时候,我几乎用羡慕到极点的眼光看着我旁边的陈立农,是啊,那么大只却那么可爱的男生,我要是女生,一定也会喜欢他的。

 

          但张pd报的是我的名字。

 

          那个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心跳都漏了一拍。

 

          然后很开心地笑了出来,是真的很开心。好像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原来有这么多人在喜欢着我啊。

 

          但就像她们喜欢我一样,我也默默地喜欢上了一个女生。一个,挺普通的女生。但是又很可爱,特别可爱。

 

          她是一个爱奇艺的记者,名字和现在的天气很不符合。外面在下雪,她,却叫夏夏。

 

         真明媚啊,在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她笑得特别开心,不知道为什么。然后大方地伸出手:“我叫夏夏,虽然外面现在在下雪,很冷,但我就叫夏夏。”

 

         明明没有什么逻辑的几句话,从那张总是笑意盈盈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却总会让人不自觉的点头,恩,她就是夏夏,那么明媚的夏夏。

 

        她是个很有意思的人。有一次我和另外几个人一起去采访间,我听见有个人说她矮,还没摄像机高。

 

        那个时候大家都已经很熟了,他们也就是随便开开玩笑而已,但她却从来没生气过。

 

        只有那天很无奈地说:“大哥们,我知道我矮我丑我腿短,咱能不说了不?”

 

        然后她撅起嘴,装狠地说:“你们要是再说……”她顿了一下,把手放在脖子前抹了一下,“我就把你们拍丑,然后让你们掉粉!”最后还挑挑眉,一副“我很厉害”的样子。

 

        我们都笑的不能自已,我笑的肚子都疼了。

 

        她的笑点特别低,还总爱装高冷。我记得有一次我读信时候随便吐槽了几句,刚打算往下读,就看见她嘴角颤抖着,一脸憋笑得很辛苦的样子。

 

        我低下头继续读,就听到了“噗嗤”的一声笑声,我没有抬眼,只是轻轻地摇摇头,自己嘴角的弧度也扬起了几分。

 

        那天采访结束的时候,我情不自禁地打趣她做我的粉丝吧。她却一脸不以为然,说我都几百万粉丝了,缺她这一个吗?我却听见心里有个很无奈的声音缓缓地说道,你和她们不一样。

 

       是啊,怎么一样呢?我活在她们心里,而你却活在我心里。

 

 


蔡徐坤/Justin bg:我只是个小记者啊啊啊(十)

今天我可是更了三章呢,要死了。

明天开学了,以后只能周末更新了

再次为钱正昊打call不能停hhh

第十章

         本来想马上回去工作,早点把今天的事儿做完,晚上可以开开心心地去和坤坤和小贾子吃火锅。

 

         但走到半路上,坤坤那张消瘦的脸又开始在我脑海里浮现,,然后一股心疼就仿佛不受控制地从我心中漫出来,漫出来。

 

        身下的脚立刻就改变了方向,向着最近的超市走去。

 

        抬手看了看表,离午休时间结束还有一个小时,现在去还来得及。

 

        到了超市,突然想起我还不知道坤坤喜欢吃什么,掏出手机,无视小贾子之前那条消息,给他发了一句:“你知道坤坤喜欢吃的零食吗?”

 

        秒回,消息有点长,一条一条列的很清楚。

 

        我有点吃惊,就算他们是朋友,也没有这么熟吧,这了解的有点太详细了吧。

 

        我刚想问他是怎么知道的,他就像有心灵感应一样的又发过来一条消息:他现在就在我旁边,排练。

 

        我心中了然,本来想给他回个谢谢,想了想还是删掉了,大恩不言谢,何况都这么熟了。心里又暗暗祈祷,只求他别问的太明显吧。

 

         把手机揣回兜,我就开始了一轮疯狂大采购。

 

       我没买什么我爱吃的东西,毕竟快要过年了。每逢佳节胖三斤,这还没过节我就开始胖,还要不要活了。我按照单子上列的一条一条买,本来就打算去结账了,愣了一下,想了想,按照脑子里再清楚不过的记忆,又疯狂地拿了一波,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前去付账。

 

       我觉得就随便买了点而已,但嘀嘀嘀的扫码声告诉我,可能要破费一次了。

 

       果然,当服务员告诉我要四百多大洋的时候,我感觉我整张脸都在抽。

 

       物价什么时候膨胀的这么厉害了?我就买点零食就要四百多了,还要不要活了。大概跟富贵呆久了,都忘记自己是个穷人了,我无奈的摇摇头。

 

        但当我拎起那两大袋沉甸甸的零食后,我好像突然明白了些什么,认命地往店外走。

 

        我把它们拎回宿舍,然后重新分成两袋,才安安心心地去工作了。走的时候,我看着那两大袋零食,又看了看自己手里因为拎重物留下的红印子,心里默默说:“小贾子,让你占了好大的一个便宜呢”。

 


蔡徐坤/Justin bg:我只是个小记者啊啊啊(九)

         啊啊啊真的好气啊!钱正昊的排名又往后退了!虽然我现在在写坤坤和Justin的文,但我的心还是钱正昊的啊!

        希望大家对我们q宝有好感的去帮我们q宝投几票啊!哪怕只是看在我这么辛苦码字的份上!

        救救孩子啊!!!

        决定了,现在开始写一篇男主是钱正昊的bg!请多多期待!

        救救孩子啊!!


第九章

         吃火锅的事情让我整天都充满了对工作的热情!连中午吃饭的时候也只是匆匆扒了几口。就在我把筷子扔下准备去放饭盒的时候,我看见坤坤走了过来。

 

        我以为他只是单纯的吃完饭要去练习室碰巧和我遇上了,没想到他却在我身前停住了,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说:“Justin让我转告你,晚上我们一起吃火锅。”

 

        “真的?我们仨?一起?”我表示很惊讶,难得啊,双喜临门啊,虽然本来就是大家都一起,但他这么说,就代表我们要做一桌了!

 

        然而他好像并没有因为我的喜悦而喜悦,表情有点冷漠,“还有几个人,Justin说这样不太会被别人发现。”

 

        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但还是感觉好开心。和偶像一起吃火锅哎!然后极自然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他愣了一下,然后才仿佛破功一样的笑了出来,笑得很好看很好看,却又有点可爱。这是我今天第一次看见他笑,我也很少能看见他这样毫无保留的笑。

 

       不由得就多看了几眼,却不经意间发现他的脸颊不像之前一样有点肉肉的了,看上去更加纤瘦了。

 

        关心脱口而出:“你们训练都不吃饭的吗?”

 

       说完以后我就想抽自己一巴掌,你现在是小贾子的女朋友,这么关心坤坤干嘛?万一被他察觉怎么办?

 

        于是有点慌忙的赶紧补上一句:“小贾子最近也瘦了好多…”

 

          他本来听到第一句话的时候,眼睛瞪大,似乎有点吃惊。在听到第二句话以后,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嘴角的弧度,似乎淡了一点,又一点。

 

          在那仿佛错觉的几秒钟之后,他略带调侃的声音传来,距离似乎很近,我抬头,他竟然贴着我的头顶在讲话。准确的说,是把下巴放在离我额头极近的地方。

 

         “哦?担心男朋友?”男朋友三个字说的很轻,应该是刻意不想让别人听到。

 

        我的脑子仿佛被他说话的语气迷惑了,木木地点了点头。

 

        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走了,只留给我一个背影。

 

       手机嗡嗡的振动起来,我把它从口袋里抽出来一看,发现是小贾子的微信。

 

       “怎么样?是不是神助攻?”后面还加了一个欠揍的表情。

 

         我刚想怼他,却发现了一个问题。

 

         “你的手机怎么在你自己手里?不是应该交上去了吗?”

 

        当看到他秒回过来的信息后,我愤愤地把手机揣回了兜里。

 

         “哦,我把6s交上去了,还剩个7。”

 

 

 


蔡徐坤/Justin bg:我只是个小记者啊啊啊(八)什么?有海底捞?

不好意思大家,昨天熬夜刷直拍实在没空更新。作为补偿,中午再更一章!!!


第八章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身边已经空空荡荡了。

 

       小贾子得早点走,这一点我清楚得很。如果不巧被别的练习生看见他从我房间里出去,还不知道人家会传什么呢,虽然自己知道我们的关系不能再清白了。

 

       我随便找了几件衣服穿,然后坐到书桌前,拉开椅子坐下,虽然连眼睛都还没完全睁开,却无比熟练地拿出信封和信纸,铺在桌子上,开始写起来。

 

       难得有这么一个可以和偶像认真交流的机会,虽然只是单方面,可是我已经很满足了。

 

       一笔一划地写,我从来没有那么认真地写过字。自从下定决心要给他写信开始,每天便多了三十分钟给自己练字的时间。信总是不长的,对于我这么一个不太有文学细胞的人来说,如果不百度情话,能写出来的也就那么几句,后来干脆用简单点的文字来描述自己的生活。唉,还不能让他看出是我,真是费劲,矫情的费劲。

 

       明明人人都说,人在爱情里是会变傻的,但我反而拐弯抹角地变得聪明起来。也许暗恋跟其他的是不一样的吧,也许我这份暗恋跟其他人的,也不一样吧。

 

      信很快就写好了,这种琐碎的生活独白,简单的很。本来一开始还会仔细地斟酌一字一句,时间长了,语句越发随便,偶尔还会在上面画个小涂鸦什么的。

 

      毕竟跟偶像相处的最高境界,就是把他们当朋友吧。

 

      当然,还有一种更高的境界,当男朋友,只是没几个人能做到而已。

 

      路过公司大厅的时候,照例悄悄走到那个大信箱旁边,把信投进去。其实我完全可以省略这一步,反正我也有机会把信直接送到坤坤手上。但我就是不想那么做,就这样投进去,像个普通的粉丝一样,挺好的。

 

      走到办公室,果然琳姐已经坐在位子上写素材了。琳姐是我的顶头上司,我挺佩服她的,工作雷厉风行,又很拼命,效率很高。

 

      对上司的态度还是要有的,我出声:“琳姐早。”

 

      她抬头,妆容精致:“呦,小夏,早上好。”

 

      然后又低下头,我也习惯了她这样。安静地坐到自己的椅子上,却听到她又说:“对了,昨天那一大帮小子跟导演组说要去吃海底捞。导演组觉得反正已经破费了,不如全体嗨一顿,我们也能去!敞开吃!”

 

       “真的?”我听得眼睛都亮了。大哥们干得好啊,新春福利啊!不过转念想想,他们也挺不容易的,来这儿一个多月了,每天除了训练就是训练,我们公司什么伙食我也是知道的,一个两个的一天天都日渐消瘦。我常常给他们录采访,深有感悟,再不好好吃几顿,都得饿脱相了。


蔡徐坤/Justin bg:我只是个小记者啊啊啊(七)袭胸

亲爱的亲们,我一直有个梦想,我的粉丝要比我的关注多。没想到这么快就实现了!谢谢大家对《小记者》的支持。但是还是没几个人回复我啊,关于Justin感情线怎么办。。。我是天秤座,超重的选择恐惧症啊。so,快回复我啊,回复的人多就加更!!!还有马上要开学了,开学以后只能周末更了,所以这几天我多写点。。但你们要告诉我上面那个问题怎么办啊啊啊,只看不回复是禽兽的行为!!!

(此人已疯)


第七章

          直接躺到床上,拍了拍身边的空位,对他说,“睡吧,我收留你一晚上,怎么着我也不好意思让你睡练习室啊。”然后闭上眼睛,今天一定要睡个好觉,有黑眼圈还怎么在坤坤面前出现?女为悦己者容嘛。

 

         他听完欣慰地看着我:“不愧是我的人,不用说了!”然后一把把套衫脱掉,也躺了下来。

 

         我听到衣服悉嗦的声音,睁开眼看了看他,然后就狠命仰头,仰头,害怕下一秒鼻血就会流下来。

 

        我神情有点尴尬,语气也显得有点急促:“大哥你关灯啊!”

 

        “哦,好。”他倒是挺从容的,长臂一伸,屋里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有裸睡这个好习惯呢?”我特意把重音放在好习惯三个字上。

 

        “废话,我们原来在一起睡过?”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气氛,我翻了个身,突然没头没脑来了一句:“还好你是小贾子。”

 

        他显然没反应过来,“恩?”

 

        我咬了咬牙,“你要是坤坤,我一定马上扑倒你。”

 

        我听到他的手拍在肩膀上的声音,应该是他捂住了自己的胸,然后略带戏虐的声音响起,“欧呦,你兽性大发了?

 

        我这时刚好面对着他,手就不客气地往他身上拽去,本来想拽他衣服,摸到才想起来他没穿衣服,可这时手上已经是一片光滑的温热了。我拍了拍,很瘦,没什么肉,我才反应过来这是小贾子的胸膛。

 

        一阵诡异的沉默,被我袭胸的某人一点反应也没有。我的手就那么尴尬地放在那里,不知道是该收回来还是顺便再占个便宜,反正他应该不会介意的。刚刚看到的腹肌又开始在我眼前晃啊晃的。

 

        突然,他的声音响起:“摸够了吗?”声音出人意料的平静,但胸膛滚烫的皮肤出卖了他。

 

        我把手移开,移到他脸的位置,戳了戳,果然,滚烫滚烫的,憋不住的笑出了声。

 

       “你和静妹子三年啥都没干?”

 

       他僵了一下,然后缓缓地回答:“就这么跟你说吧,我们连手都没牵几次。”语气里满是无奈,还有一股淡淡的忧伤。

 

        我意识到作为朋友,旧事重提实在不地道,拍了拍他裸露在空气中的肩膀,帮他把被子盖上,语气轻柔:“别想了,睡吧。”像在哄小孩子。

 

        然后就自顾自昏睡过去了。